我上週到日拜訪一位好友時順道逛了橫濱的中國城。因為我真的很興奮可以吃到中國式點心,便上街去尋找港式甜點。最後,來到一間位於一條窄巷的小店。那裏櫥窗展示了一些樣品。我踏入店裡面。正當我拿包子準備結帳時,與年約40多歲、來自香港的老闆娘的對話便開始了。我始終抱持著開放的態度來回答她的問題,但是她卻不斷地用各種對於歐洲與中國人的偏見來反問我。以下條列幾點是關於我們用日語談話五分鐘的大意:

1.舉凡「高、金髮 (美麗) 的美女」都來自俄羅斯。
正當我要從錢包掏出幾個銅板時,老闆娘一直注視著我,而且突然對我說:「Roshia?Roshia?」(在日文裡意指俄羅斯)。我用非常詫異的表情看著她,並且問她怎麼會聯想到我有可能是俄羅斯人。然而,老闆娘很明顯地因為我會日文而感到驚訝,同時,她也為此道歉 – 起初,她看到我又高又美麗,以為我是俄羅斯人。我向她解釋我並非來自俄羅斯。而且不是只有俄羅斯,而是在很多歐洲國家,也有像我一樣高大又貌美的女生。好啦,謝謝妳的稱讚,怪阿姨。
「當我敘述這段對話給我的日本朋友聽的時候,她說很多日本人都相信高大又貌美的俄羅斯女孩都是妓女。這真的不是很好聽阿!」

2.西方女生的皮膚美麗白皙到應該要被摸一下才行
那位老闆娘把我當作是俄羅斯人的另外一個原因是因為我那白皙的皮膚。我又一次必須要毀掉她既有的印象。我向她解釋,還有很多其他來自不同國家的女生都有著非常白的皮膚,而非只有俄羅斯。但是她卻想要趁機觸摸一下我的「白皮膚」。我甚至給她看手臂下方部分,皮膚顏色甚至更白,然後她為此驚訝不已。事實上,我跟朋友到海邊玩耍幾天的時候就已經有點曬黑了。倘若她提早四天遇到我,她可能會得到心臟病吧!我在奧地利的親戚都說,現在的我已經比從前看起來健康許多,至少不像在醫院的病人那般慘白。如果你要跟我的男朋友做比較,那我仍然比他冬天時的膚色還要白。

3.西方女生的頭髮都又滑順又軟,而且也應該被摸一下才對
我的頭髮可能不是淡金色,但是它仍然是金色。比起一般亞洲人的黑髮,還是亮了許多。我可是很羨慕他們擁有又粗又多的髮量呢!我個人的髮質太細且太直了,要燙捲、使其看起來很俏麗或是弄造型,其實很困難,因為它就是很難盤起來。但是老闆娘還是想要藉這個機會問是否可以摸一下我的頭髮。在踏上旅行後不久,我才去剪加上護髮而已,所以髮絲摸起來格外柔軟、蓬鬆。她驚訝到甚至不想放開她的手。

4.「奧地利」意思是你從「澳洲」來
我真的不太知道這說法是從哪來的,但是很多人的確不知道這個位在德國、義大利與瑞士中間小而美的國家 – 叫做奧地利。她的原名「Österreich」(德文)聽起來點也不像「澳洲」。究竟是誰如此瘋狂地將奧地利當作是世界上最大洲之一呢? 現在,我們可憐的奧地利人每次被問到國籍的問題時,不時得糾正觀念。即便我有非常有創意的故事:有時候你去奧地利阿爾卑斯山區爬山可以看到袋鼠。這個故事已經不能再說服我自己了。你們這些人!我知道我從哪裡來!我來自奧地利,不是澳洲!(這也是為什麼我的德文有口音)

5.住在歐洲的香港人都很成功而且很有錢
我不清楚這個說法是從何而來,不過看來似乎還有很多中國人/香港人相信一定要很有錢才能夠住在歐盟裡面。現在,我必須要澄清,只要你有英國(海外)國籍,想要移民是很容易的,至少從香港遷居到國外是如此。而且你不必很富裕。不過你至少要勤奮、有目標,而到最後,你便會有收穫。我認識更多的真實案例可以推翻老闆娘的理論。

6.我為一個「中國人」搬家,因為他很有錢、很成功
一開始,老闆娘以為我跟一個有錢又有成就的香港人在一起是因為我想釣金龜婿 … 當她提到:(以下接第七點)

7.舉凡歐洲人都很有錢
這個嘛,我很有可能比第三世界的人富裕。然而,身為一個靠著領獎學金度和打工度日的學生,我並沒有向「有錢又有成就的」的男朋友和他的家人拿任何一毛錢。而我的經濟能力是低於水平的。倘若你能夠找到屬於我的錢,而我本身不知道竟然有這回事的時候,拜託明察秋毫的你告訴我吧!

8.跟一個「白人女孩」約會等於是賺到了
在老闆娘知道我不是想要從一位「跟他來自相同文化背景的男朋友」得到利益之後,她說我的男朋友很幸運,因為有像我一個美麗又「白」女朋友。富有、事業有成,再加上一個對他有興趣的西方人 – 他的確像是中了獎。至少老闆娘是這麼想的。

9.我最少要有中國的血統 – 如果我想要跟一個亞洲的男生交往的話
談話的最後,我簡直不敢相信老闆娘竟然認為一個歐洲人要跟中國人在一起的前提是,我必須至少有一半或是四分之一的中國血統。換句話說,這意味著我的祖先中,必定有人是中國人,而且應該是女的,而不是男的。對不起,我大概要讓你失望了:我愛著一個香港人,而我沒有亞洲血統。因為 … 你知道的,一個「非亞洲人」愛上一個亞洲人,是有可能的。我更驚訝的是,這是第二次他認為我至少有亞洲血統

當我正要離開時,老闆娘問我是不是已經有小孩了。我的答案是沒有。她很驚訝,並告訴我要加油一點,替我的香港夫家添一個混血男壯丁。我感覺到有人對我賦予期待,我也(還)不想辜負阿。我只有笑笑,告訴老闆娘之後我會努力 – 很久以後的未來。

回答我在文章一開始的問題 – 五分鐘的對話當中,可以牽涉到九種不同的偏見,而這是從一個人口中說出來的。如果你問我嘛,這真的是太多了。

(This is a translation of my blog post “How many stereotypes can be integrated into a five minute long conversation?“, done by my good Taiwanese friend. Thank you!)

有多少種偏見可以在一段五分鐘的談話出現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 bloggers like this: